用更多的科技技术辅助手段,来更好地保护职业体育参与者,这应该是结束隔离、职业体育在尝试复赛期间都会采取的行动

用更多的科技技术辅助手段,来更好地保护职业体育参与者,这应该是结束隔离、职业体育在尝试复赛期间都会采取的行动

用更多的科技技术辅助手段,来更好地保护职业体育参与者,这应该是结束隔离、职业体育在尝试复赛期间都会采取的行动。
一些国外经验,对于中超、CBA能提供不错的参考价值。
例如使用GPS定位系统、明确扫描球员训练期间的活动范围,和他们所接触过的人群,这肯定能对控制疫情扩散、保证赛事进行起到帮助作用。
正在谋划重启的英超,就在这个过程中——有多个俱乐部在各自球队逐级恢复训练期间,充分使用GPS。
GPS定位球员轨迹,防患未然
英超复训,和此前德甲一样,由第一阶段个人训练,到第二阶段团队训练,开始增加有接触训练。
球员和外界担心的都是接触训练一旦产生,万一有感染者,所可能引发的新扩散。GPS的明确个体定位,能明确队友之间最大的接近距离,类似技术尝试得到了英国政府认可,并且有可能在更广社会范围内得以推广。
英国现在遵循的,是个体间保持2米以上的社交安全距离。英超球队在5月最后一周逐步进入“第二阶段”训练,身体接触可能性在上升,而在训练期间的喝水暂停、以及教练战术技术布置时,GPS设定的安全距离保持,能让大家时刻保持着对疫情传播隐患控制。
这种做法也是英超各俱乐部为了缓解球员忧虑,担心在训练过程中感染病毒。
英超重启计划,进入“第二阶段”后,专门提出了一个球员之间最小距离(player proximity)的概念,这就是基于一家北爱尔兰体育科技公司,statsports所提供的GPS定位,他们为英超11个俱乐部提供了相应的设备和软件。
这家机构的创始人奥康纳在介绍相关技术时说:“万一有球员,在这段恢复训练期间感染病毒,我们利用定位技术,能很快从系统数据中找到相关球员在此前几次训练中,近距离接触过的所有人。”
GPS的定位观察,疫情之前已经在很多欧洲职业足球俱乐部得以使用,目的是观察每个球员训练期间的移动轨迹、奔跑速度、跑动距离、身体疲劳度和受伤风险等竞技状况。
这种对于俱乐部主教练们安排训练、设定战术,有着很大帮助。疫情期间的使用,也能帮助大家降低风险。
训练新设置,增加2米安全距离
体育之外,如果这种技术能得到更广应用,以手机APP的形式,有可能会帮助更多的人。
英超俱乐部训练中所用的GPS定位接收器,有的设置在护腿板上,更精确的穿戴设备,往往是球员的贴身的背心。普遍看来,手机上的GPS定位功能,还不能像职业体育使用的专业器材那么精准,但是在更广泛人群中,实现相应的技术使用突破,是完全可能的。
其他的应用场景,例如音乐会、展览展出乃至超市购物,GPS都可能对于在公众场合下人群间保持安全距离,提供帮助。
目前statsports的技术,已经在利物浦、曼城、曼联、阿森纳、热刺、埃弗顿、狼队、水晶宫、南安普顿、伯恩利和诺里奇这11家俱乐部得以使用。
纽卡斯尔联队、阿斯维拉和莱斯特城几家,用的是一套澳大利亚机构提供的相似设备。
在具体训练中,将过往的一些训练设置,加上了一个2米的安全距离,仪器的相关定位能识别出突破这2米安全距离的次数。
对于一些有可能会增加彼此安全距离接近的训练,相关系统还能用红色标明来显示其风险。像热身训练等环节,对这2米安全距离的“侵犯”,频率就更低了。

设定安全距离,尽可能减少2米以内的“侵犯”,对利物浦、曼城这样热衷且擅长前场高压、局部围抢的球队,会不会有一些竞技效果的影响,这是一个值得观察的问题。
statsports的一些数据分析,能看到不同球员的活动能力,本季饱受球迷批评的曼联球员林加德,是这支球队训练中高速冲刺距离和奔跑距离最多者,其次是马奎尔和麦克托米奈。
冲刺速度最快的是丹尼尔·詹姆斯,训练中最高冲刺速度达到36.8公里时速——德甲拜仁客战多特,阿方索·戴维斯的最高冲刺时速是35.5公里。詹姆斯之后是图安泽贝和林加德。麦克托米奈是曼联阵中的全能跑者,耐力和速度两相结合,他最出色。
令人意外的,是斯托克城的老中卫肖克罗斯。这位两度断腿的凶狠中卫,疫情期间复训后的冲刺速度,最高能达35.25公里时速,阿森纳的扎卡,同样也有很好的冲刺速度表现。
GPS设备的运用,早已覆盖足球的方方面面。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